CPI权重调整在即,明年物价怎么看?

文 | 中泰证券研究所 周岳 肖雨

2021年,我国CPI统计将迎来新一轮基期轮换,意味着CPI“商品篮子”和对应权重可能出现较大调整。我们预计统计局做新一轮基期轮换时,很可能继续下调食品项权重,同时上调居住项和医疗保健项权重。

什么是CPI基期轮换?

按照统计制度要求,我国CPI奉行“每年一小调,五年一大调”的原则,即每五年进行一次基期轮换,2016年1月开始使用2015年作为新一轮的对比基期,前三轮基期分别为2000年、2005年和2010年。基期轮换其实也是国际惯例,目的是使物价统计涉及到的商品和服务更具有代表性,更及时准确反映居民消费结构的新变化和物价的实际变动。

历史上三轮基期轮换都调了什么?

2006年:食品项权重基本稳定,增加部分新商品细分项。国家统计局在2006年1月新闻发布会 上透露,经过基期轮换调整后,2006年食品项权重基本保持稳定(34%左右),居住和服务类权重有所上升,此外,上网费、物业管理费、教育软件开支等作为新商品费首次列入CPI统计。

2011年:主要调整居住项和食品项权重。具体包括:上调居住项权重4.22个百分点,下调食品项权重2.21个百分点,其他分项小幅微调,同时增加调查网点数量,调整了部分代表规格品。

2016年:同时调整大类分项、项目内涵和细项权重。主要是下调食品项权重3.2个百分点,分别上调居住项和医疗保健项权重2.2个百分点和1.3百分点。

目前,我国CPI统计涵盖全国城乡居民生活消费的食品烟酒、衣着、居住、生活用品及服务、交通和通信、教育文化和娱乐、医疗保健、其他用品和服务等8大类、262个基本分类的商品与服务价格。

对于具体的细分项权重,统计局并没有直接对外公布,我们可以从两个角度推算。

首先,统计局官员历次发言披露的信息可作为重要参考。例如,食品项方面,2006-2010年间权重约为34%;2011-2015年食品项权重下调2.21个百分点后,应为31%-32%;2016-2020年,权重下调3.2个百分点,降至28%-29%。非食品项方面,2011年上调居住项权重4.22个百分点,其他各分项均小幅调降,2016年分别上调居住项、医疗保健项与交通和通信项分别2.2个百分点,1.3个百分点,1.1个百分点。

其次,基于已有数据合理估计。一是用具体分项对于CPI同比的拉动除以该项的同比涨幅来估计相关权重,不过统计局月度数据披露中主要公布食品烟酒大类下的细分项数据。二是利用最小二乘法,对八大类分项每月同比和CPI同比读数进行拟合,估算每年的权重。

综合上述方法,我们估算了2006年至今CPI八大类分项的权重变化,如下表所示。

从趋势看,食品项权重逐渐下调,服务项权重不断上升。这也符合我国居民消费结构的变化,随着恩格尔系数的不断下降,食品占比越来越低,同时在消费升级背景下,服务项占比逐渐上升。特别是受住房价格上涨和人口老龄化现象加重的影响,居住项和医疗项权重上升较快。

基期轮换对CPI有何影响?

基期轮换涉及到CPI构成分类和分项权重的变化,特别是后者可能会对CPI统计产生较大影响。我们假设CPI不进行权重调整,沿用上一期的权重进行模拟计算,发现2011年和2016年CPI读数均出现明显偏离。根据我们的测算,2011年权重调整拉低全年CPI中枢0.2个百分点,2016年则拉低0.3个百分点。

从2011-2015和2016-2020这两个基期CPI大类分项的权重和波动情况看,食品项尽管权重一再调低,但其权重和波动率远超其他分项,始终是影响CPI走势的首要因素;其次是居住项,虽然权重和波动率逐渐上升,但对CPI的影响程度远小于食品项;其他六个分项权重和波动率较低,影响作用有限。

食品项调整对于CPI的影响分为两部分,一是调降食品项权重带来的影响,二是食品项本身价格波动产生的影响,总影响即为二者的乘积。例如,2011年食品项权重虽然仅下调2.21个百分点,但当年食品项同比持续超过10%,导致CPI统计出现较大偏差;2016年食品项权重下调5个百分点,同时当年食品价格涨幅较大,也导致CPI同比读数出现明显偏离。不过在其他年份,由于食品项价格同比相对较低,影响并不明显。

明年CPI怎么看?

2016-2019年间,食品烟酒消费占比下降幅度较大,从2015年第三季度的30.13%降至2019年第三季度的27.87%;同期,居住项和医疗保健项占比持续走高,居住项从21.80%升至23.33%,医疗保健项从7.62%升至9.14%。其他各项变化并不明显。

不过,2020年食品项消费显著回升,衣着、教育文化和娱乐占比则明显下滑,主要是受到疫情冲击影响,教育文娱、交通通信和服装相关消费需求受到明显压制,同时食品消费占比被动提升。考虑到疫情主要是短期冲击,并不会逆转2015年以来居民消费结构的变化趋势。我们预计统计局做新一轮基期轮换时,很可能继续下调食品项权重,同时上调居住项和医疗保健项权重。

我们的基准假设是:明年粮食价格不会出现超预期上升,蔬菜价格符合季节性波动趋势,猪肉价格逐渐回落,国际油价维持在60-70美元/桶区间。根据“食品”和“非食品”两分法,我们首先按照2016-2020年的权重占比进行测算,然后假设明年下调食品项权重5个百分点并上调非食品项权重5个百分点,作为对比情形。

整体来看,明年可能出现的权重调整对于CPI同比读数影响较小,预计导致全年CPI水平上升0.1个百分点。分月来看,受食品项价格同比波动影响,明年1-3月偏差最大,可能达到0.3个百分点;7-9月偏差约为0.2个百分点;4-6月、10-12月影响较小。

CPI基期轮换还可能调整什么?

“CPI到底能不能反应居民的生活成本?”一直是市场热议的话题。11月27日,央行原行长周小川发文 呼吁将资产价格纳入通胀考虑。我们认为,资产价格的确有纳入通胀考量的必要性,但是短期内纳入CPI统计的可能性较小,因为CPI主要用来刻画消费品的价格水平,而资产价格反映居民投资情况,不属于同一范畴。

此外,需要关注CPI居住项价格统计方法的调整。目前我国CPI居住项权重主要参考居民消费支出结构,其中自有住房租金核算采用住房建筑成本虚拟折旧法,而国际上自有住房折算租金通常采用的是“虚拟租金”算法,导致其价格走势和市场实际租金价格变动存在较大偏差。未来相关统计方法存在调整和完善的可能。

posted @ 21-01-03 10:50 admin  阅读:

Powered by 内江市有果能源营业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2013-2018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