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2021年中国经济,政治局会议传递了六大信号

记者 辛圆

据新华社消息,中共中央政治局12月11日召开会议,其中的一项重要议题是分析研究2021年经济工作。

会议首先肯定了今年中国经济的整体表现,指出“2020年我国成为全球唯一实现正增长的主要经济体,三大攻坚战取得决定性成果,科技创新取得重大进展,改革开放实现新突破,民生得到有力保障”。

在此基础上,针对2021年中国经济发展重点,政治局会议做出以下几点安排。

首先还是防控疫情。会议强调,我国经济运行逐步恢复常态,但新冠肺炎疫情和外部环境仍存在诸多不确定性;要毫不放松抓好“外防输入、内防反弹”各项工作,确保疫情不出现规模性输入和反弹。

新冠疫情无疑是2020年最大的黑天鹅,疫情可以说是主导全球经济走势最重要的因素。年初疫情暴发后,中国政府采取了一系列强有力的措施,令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并使得中国经济迅速反弹,我国GDP增速从一季度的-6.8%反弹至三季度的4.9%。虽然目前疫苗开发速度快于预期,但在明年上半年前全面普及的概率较小,因此疫情防控来不得半点松懈。

其次,会议提出,要扭住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同时注重需求侧改革,打通堵点,补齐短板,贯通生产、分配、流通、消费各环节,形成需求牵引供给、供给创造需求的更高水平动态平衡,提升国民经济体系整体效能。

苏宁金融研究院消费金融研究中心主任付一夫对界面新闻表示,在市场经济下,供给和需求从来都不是孤立存在的,中国经济面临的问题绝不是供给侧或需求侧单方面的,而是有效供给和优质供给相对不足,同时供需结构出现错配。从这个角度看,仅单方面强调供给侧改革或者需求侧改革,都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而是需要在供需两端同时发力并相互配合。

“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并非不重视需求侧的改革和管理,而通过需求侧改革来释放居民需求潜力,才能达到和供给侧相辅相成、相互促进的效果。唯有如此,才能真正成就强大的国内市场,并为国民经济的转型与高质量发展注入源源不断的动力。”付一夫说。

中泰证券政策组负责人杨畅对界面新闻表示,需求侧改革的主要落脚点还是投资与消费。在投资方面,主要是打破制约投资落地见效的瓶颈;消费方面,收入分配是否会进一步向居民部门倾斜值得关注。

第三个重点是科技创新。政治局会议明确提出,要整体推进改革开放,强化国家战略科技力量,增强产业链供应链自主可控能力,形成强大国内市场。

这和《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中提出的坚持创新在现代化建设全局中的核心地位,可以说是一脉相承,就是要把科技自立自强作为国家发展战略支撑。

“双循环”新发展格局是今年最热门的词之一。以内循环为主、内外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将成为中长期中国经济政策的主线,而科技创新又是双循环的核心驱动力。国家的科技创新能力越强,就越能在全球分工链条中处于更高的位置,并掌握更多国际话语权。

第四个重点是防风险。会议提出,要抓好各种存量风险化解和增量风险防范。

在杨畅看来,这意味着相应的政策措施将逐步恢复常态,前期应对疫情冲击采取的货币、财政等非常规政策将面临逐步退出、回归常态的选择。

事实上,近期多位监管高层密集发声,提示疫情过后的货币政策将显著加大防风险的考量。比如,中国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在《完善现代金融监管体系》一文中指出了现阶段的一系列风险隐患,如房地产“灰犀牛”、高风险影子银行死灰复燃、银行业不良资产反弹、一些中小金融机构资本缺口加速暴露等。央行行长易纲在《建设现代中央银行制度》一文中提到,当前“金融监管和风险处置中的道德风险问题依然突出,市场纪律、破产威慑和惩戒机制尚未真正建立,地方政府和金融机构以社会稳定为由倒逼中央政府、中央银行承担高昂救助成本的问题仍未根本扭转”。此外,央行在三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明确,要保持宏观杠杆率基本稳定,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并重提“把好货币供应总闸门”。

第五个重点是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种种迹象表明,中国平台经济反垄断的时代已经到来。

11月,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发布了《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并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征求意见稿》详细列举了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等行为。

12月8日,郭树清在2020年新加坡金融科技节上发表讲话时表示,少数科技公司在小额支付市场占据主导地位,涉及广大公众利益,具备重要金融基础设施的特征。一些大型科技公司涉足各类金融和科技领域,跨界混业经营。必须关注这些机构风险的复杂性和外溢性,及时精准拆弹,消除新的系统性风险隐患。

对于防止资本无序扩张这一点,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唐建伟的解读是,这主要是针对国内资本过多聚焦于流量变现而不注重原创性和基础性创新的现象。

“最近互联网巨头们都在投资社区买菜,却没有把钱投到基础科学研究上去,老是在流量争抢和最后一公里应用上做文章,其实就是用自己对流量、对生态的垄断,依靠补贴获取市场地位,最后通过提价来赚钱,这对中国的科技进步是没有帮助的。”唐建伟对界面新闻表示。

他强调,只有把资金投入到创新、投入到基础科学研究上去,才能真正解决技术“卡脖子”的问题。

根据重庆市原市长、第十二届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黄奇帆的研究,我国基础研究投入占研发经费的比重长期徘徊在5%左右,与世界主要创新型国家多为15%-20%差距较大。黄奇帆建议,在未来五年内将基础研究投入占研发经费的比重由5%提高到15%左右的水平,并在以后年份继续逐步提高。

重点六,加强党对经济工作的全面领导。明年是“十四五”开局之年,也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会议要求,增强政治意识,善于从讲政治的高度思考和推进经济社会发展工作,提高专业化水平,努力成为构建新发展格局的行家里手。

posted @ 21-01-03 10:31 admin  阅读:

Powered by 内江市有果能源营业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2013-2018版权所有